写于接触摄影一周年

July 20th, 20143 Comments »

买相机整一年,拍了两万五千多张照片,平均每日68.5张,如此高产如同一个冷笑话。如疯狗般不分主客看见就一阵乱咬,不管是啥逮着就一阵乱拍。相机快门咔咔咔,相机闪光啪啪啪,专业牛逼了半年后发现,没脑子地多拍勤拍同出好照片没直接关系,不提高摄影水平照片一样是渣。我意识到照片不能仅仅停留在到此一游。

2013年十月回老家中间又去趟荣成,兴冲冲地带回照片三千余张。画质无可挑剔,光影对比强烈,张张清晰异常,个个包罗万象。画质无可挑剔是相机性能的优异表现,光影对比强烈是说地上的阴影如同黑炭,张张清晰异常是指前中远景都瞧着清晰,个个包罗万象是指照片中该出现的不该出现的都来凑热闹——具备了所有到此一游的特性。

照片发在空间引起呼声一片,照片唬住了大片不懂的人群,却无法打动有较高摄影水平和观赏能力的人。数码相机的普及和照片分享的便利,在照片的海洋里不够好的很难脱颖而出。万亩绿叶不会因增加了几点绿而变得耳目一新,我需要做万绿丛中那点红,鹤立鸡群的那只鹤。 Read more…

女儿的聊城行(7)——回郑州的列车

July 1st, 2014No Comments »

早晨洗漱完,女儿还在沉睡。她躺在床上,呼吸均匀且沉稳,麦兜躺在旁边,和谐而安静。麦兜一路跟女儿而来,一直静静地躺在女儿的背包。同来的还有一只兔子,兔子爸爸背着,有时女儿喜欢听着儿歌睡觉。

这里有个小插曲。回来的火车长,丁爸看说明书记得兔耳朵耐咬适合幼儿磨牙,用牙咬了咬没坏真耐咬,又使劲咬了咬没坏的确耐咬,使劲咬了咬还是没坏质量只好,最后我用犬牙牙尖使劲咔嘣一下于是坏了。

丁妈大发脾气,抢过兔子猛地摔到一边,咬牙切齿地说干脆扔了看着心烦。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傻了丁爸,咬坏耳朵是错误的,扔兔子摔坏也是没对的,不管出于何种理由。

挠醒女儿给女儿洗脸洗屁股,给我们接站的王阿姨来了,她带着儿子岩岩打算送站,彦彦姐一家也来给我们送行。送行千里终有一别,就在旅店的大门口上了车,挥了挥手,说了再见。 Read more…

Categories: 我和我们的家Tags:

女儿的聊城行(6)——姜堤乐园

June 26th, 2014No Comments »

吃过砂锅,送走了一批,剩下的回到旅馆休整片刻,再等一会我们要去姜堤乐园。姜堤乐园位于聊城市南郊,东临赵王河,北靠徒骇河,是个透染了浓重乡土气息、折射着民族地域文化风采的游乐园。

女儿在去的路上就睡着了,买了票进了园,到了她爸妈十年前拍过照的地方还是没醒。睡觉是个大好事,通过个把小时的睡眠补充,女儿又可以到处乱窜乱跳了。女儿半睡半醒时不让我抱,睡的沉了怎么抱都成了。

姜堤乐园没的好说,直接上图配简短说明吧。

Categories: 我和我们的家Tags:

女儿的聊城行(5)——信步聊大

June 15th, 2014No Comments »

一下车女儿就如上紧发条的娃娃放在地上,开始卯足劲到处乱窜到处乱跑了。阳光耀眼她没有目的地跑,后来辨明方向了,朝树荫下跑。女儿被丁妈喊过来牵到小朋友的伙伴里。

女儿的玩耍无处不在,一棵小草一棵树苗一朵小花,都是她的兴趣点,如果手里有个棒棒糖会老实一些。她跪在草坪上,她趴在石头上,她在草坪上乱蹦,她从大石上跳下。跳到妈妈的怀里。

起风了,风越来越大,她站不住了,她跑向妈妈要求妈妈庇护,妻子弯着腰把她搂住,妈妈把她护住了,圆鼓鼓的肚子却露了出来。大风吹乱了妻子的头发,吹眯了女儿的眼睛。

干涸了的喷泉旁,阳光照的一切耀眼让人无法直视。女儿手里拿着大风挂下的树叶,左手也有右手也有,她趴在喷泉庞匍匐着,一拱一拱地前进,如同一个胖胖的大虫。

看四处无人,揪一朵小花,送给女儿,女儿立马阳光灿烂了,她把花当成宝贝攥在手里。妻子递给她水杯让她喝水,她不怀好意地喝了然后吐掉,如此反复几次。最后把水杯递给我,嘴里含糊不清地说没。 Read more…

Categories: 我和我们的家Tags: